金福彩票

第17章 分猪肉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娘,我八年没回来,算是给乡亲们一点见面礼。”裴泽静静地听王氏说完,面无表情道,“再说了,我明年要包后山,也得村里人支持才行,您放心,只要我在家,咱们家就有肉吃,听我的话,分了吧!”

    “那是一百二十斤啊!”王氏并不觉得包山头跟分猪肉有什么关系,嗔怪道,“咱们不欠谁的,也不该谁的,一码归一码,这么多猪肉,咱们自己留着吃不好吗?”

    “哎呀你快出来张罗这些肉,还有心思聊天。”裴春山一步跨了进来,埋怨王氏,“别说这些有的没的了,都已经分开了,赶紧出来。”

    王氏一跺脚,黑着脸道:“就你们父子俩大方……”

    桐花村的人听说裴泽要分猪肉给他们,兴高采烈地涌到裴家门前来拿猪肉。

    大多数人也没空手来,有的拿了块豆腐,有的端了一碗玉米面,还有的拿着蒸熟的米糕,野猪肉是好吃,但他们也不好意思白吃白拿的,毕竟大家都不宽裕。

    汪七和关六斤在裴家大门口摆了张桌子给众人分猪肉,关茂和关盛负责记账,吵吵闹闹了一上午才把猪肉分完,众人送来的东西也杂七杂八地摆满了灶房,喜得王氏喊花椒来帮忙,悄声嘱咐道:“你屋里不是有个小泥罐吗?一会儿你拿过来,等我炼了猪油,把剩下的脂渣给你装满放在你屋里吃。”

    “谢谢娘。”花椒眼前一亮。

    “你太瘦了,得赶紧补补。”王氏上下打量了她一番,摇头道,“你这样的身板就是圆了房也不好坐胎,胖一点才好生养。”

    花椒:“……”

    呵,这世上啊,除了亲爹亲娘,果然没有人会对你无缘无故地好……谁要给他们家生孩子了?

    家里有好吃的,每个人心情都好。

    就连袁老太太,说话也比往日低了几个分贝。

    野猪肉尽管被分掉了大半,但实际上剩下的猪肉也不少,差不多也有一百斤左右,猪头猪下水就煮了满满一大锅,肥肉大部分被炼了油,装了满满两大罐子猪油,剩下的一半做了腊肉,一半用破铁锅扣了压在院子里,吃的时候就割一块,很天然的一个小冰箱。

    过年那天,头天晚上下了一场厚雪。

    院子里铺了厚厚地一层,裴安和娴姐儿福娃在院子里打雪仗,花椒和裴莺还有裴润裴满柳氏,都在院子里扫雪,偶尔跟裴满碰面,花椒一个眼神杀看过去,裴满立刻低头躲着她走,裴泽回来了,给他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欺负花椒了。

    裴春山和裴泽吃过早饭后,便拎着两斤肉去了里长家。

    里长黄金树见裴春山父子来,很是热情地招呼两人进屋:“来就来呗,还带了肉,年前已经分给我们了,怪不好意思。”

    黄金树个子矮小,人很精明。

    村里人给他起了绰号,黄鼠狼。

    黄金树媳妇白氏忙上前接了猪肉,喜得脸上笑出了一朵花:“村里人都传开了,说老三在外面练了一身好武艺,还说野猪见了你,都得绕道走呢!”

    白氏前两年说后山的狐狸缠上了她,让她做香头,自己便在家里摆了供桌,当起来狐大仙给人看邪病,是十里八乡小有名气的狐大仙白牡丹。

    裴泽笑而不语。

    跟裴春山进了屋,倚着炕边坐下。

    得知父子俩的来意,黄金树很是痛快道:“虎啸岗闹鬼的传言你们也知道,附近那三四个山头原本就没人去,只要你们不怕鬼,就尽管用便是。”

    “黄叔,我种药材,不是一年两年的事,而是要长期包的。”裴泽郑重道,“我打算包三十年,不知道村里能不能做主?”

    三十年?

    就连裴春山也吃了一惊,这么多年的租金,他们家可是拿不出啊!

    “三十年的话,村里做不了主。”黄金树直接了当地告诉裴泽,“这个得去县衙签文书才行,你知道咱们村的里长是十年一轮,可是做不了三十年的主。”

    “多谢黄叔提醒,我知道了。”裴泽微微颌首,裴春山想了想,提议道:“要不,咱们先包三五年?好的话,咱们再接着包就是。”

    其实他并不想包山头。

    庄稼人就得老老实实地种地,种那些药材什么的,太不靠谱,但裴泽把药材种子什么的都带回来了,当爹的也不好说别的。

    “不行,要包的话,就得三十年。”裴泽挑眉道,“十年太短,好多药材才刚刚长起来,是看不到收益的。”

    “那就等过了年,我跟你一起去县衙问问便是。”黄金树笑笑,爽快道,“吴知县跟我有过几面之缘,这事也不难,就是跑趟腿而已。”

    “好,那就过了年再说吧!”裴泽欣然答应。

    路上,裴春山突然停下脚步,一头雾水地问道:“老三,自从你回来以后,你从来就没提起过你在外面这八年多的事,眼下这里没外人,你跟爹说实话,这些年,你在外面是做什么的?”

    天哪,不当家不知道柴米贵。

    那是一百多斤猪肉啊!

    “看七爷说的,这么多年,您一直照顾我们家,也不见您跟着我们家沾什么光。”裴春山执意不肯,“好不容易有这次机会,您可千万不要推辞。”

    “春山,你们家老三是头功,跟我们平分不合适。”汪七毕竟是在外面混过的,沉吟道,“这样吧,我拿二十斤,关家父子五十斤,剩下的都是你们的,你们愿意咋分就咋分,这个人情是你们裴家的,我们不跟着掺和了。”

    “行,怎么都行。”关六斤笑得合不拢嘴。

    桐花村一共有一百二十户人家。

    每户一斤也要分掉一百二十斤……但老三发话了,当爹的也不好说什么。

金福彩票    王氏一听裴泽要把野猪分掉,心疼得直吸冷气,梆梆地去敲裴泽的门,裴泽刚刚躺下,就听见他娘在门外一个劲地喊他,只得披衣下炕给她开了门,王氏急得直冒汗,埋怨道:“好不容易打的野猪,你怎么说分都分掉了,咱们家也好久没有吃肉了,咱们家也不宽裕啊,明年你要成亲,你二哥说不定也成亲,这些肉是有用处的……”

    其他人则兴奋得毫无睡意,唾沫横飞地谈论着夜里惊险的一幕,汪七心有余悸道:“幸好老三陷阱做得精巧,要不然这野猪咱们可是无论如何也抓不到的。”

    “是啊,太吓人了,差点就冲出来了。”关六斤摸了一把脸上的汗水,咧嘴道,“这下好了,能过个肥年了,三百多斤呢!”

金福彩票    关茂和关盛则坐在门口,至今没缓过神来。

    那是五十斤肉啊!

    “好,那就这样吧!”裴春山不好再推辞。

    裴满再没吱声。

    “老三的意思是,咱们三家每家五十斤,剩下的给村里人分了,大家一起过个肥年。”裴春山跟汪七关六斤商量,汪七连连摆手,“我家就去了我一个人,分五十斤太不好意思了,这样,我拿十斤就行,剩下的,你们随便分。”

    裴泽似乎并没有多少兴奋,神色平静地洗手换了衣裳,嘱咐了裴春山几句,就掩了房门,回屋睡觉去了,花椒被裴安拽着出来的时候,只看到了他魁梧的背影消失在门帘后。

    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老三的意思是都有份。”裴润道,“看爹怎么分吧!”

    其实他也没做什么,就是跟着抬了抬野猪。

金福彩票    要说功劳,都是老三一个人。

    那野猪发起疯来,太吓人了,再也不敢嚷嚷着要进山抓野猪了,要是没有三哥,就凭他们这些人,是绝对打不到这头野猪的,说不定还得被野猪伤了。

    裴满也出来凑热闹,悄声问裴润:“没说怎么分?大家都有份吗?”

    院子里闹哄哄地,人来人往很是热闹。

    裴家父子在后山打着野猪的消息很快传遍了桐花村。

金福彩票    光是看热闹的就把门口围了个水泄不通,这些年后山的野猪越发肆无忌惮,经常结伴下山糟蹋庄稼,村里人打了好几次也没打到,裴家老三真是牛啊,一回来就打了一头野猪,比上次邻村老猎头打的那只要大很多。

阅读农家小旺媳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cn-gyok.com)



随机推荐:都市之最牛艺校门房大爷空降热搜我的妹妹们是大佬小爷天敌不生孩子就得死[穿书]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
甘肃快三-主页 彩福彩票-主页 全明星彩票-主页 威尼斯人官网-主页 北京快三-主页 体彩屋-主页 甘肃快三-主页 中国福彩网 -主页 500彩票-主页 十分PK拾-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