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福彩票

第11章 轻舟传道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佛与道?”

    白素贞有些讶然,她是道门弟子,这个从始至终都没有变过,虽然中间有过一些小插曲,但是如今那些都已经被天尊挡了去。

    观音菩萨也没有再在她的面前现身过。

    白素贞看了一眼许仙,暗道,天尊恐怕是因为许仙才起了讲道的心思。

    小青听到陆凤秋的话,一脸兴奋,终于可以听到天尊讲道了,这下可以学到很多厉害的法术了。

    这时,陆凤秋看向许仙,道:“汉文,你说一说你对佛道的看法。”

    许仙闻言,揖手道:“弟子只念过几年书,虽然看过一些佛经、道典,但也只是浅尝辄止,既然师尊垂问弟子,那弟子只好在师尊面前班门弄斧了。”

    陆凤秋给了许仙一个鼓励的眼神。

    许仙说道:“弟子觉得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佛道并无高下,佛与道只是给人们不同的选择。”

    “就好比儒学一样,佛学、道学也是一般无二。”

    陆凤秋闻言,笑了笑,点了点头,然后悠悠说道。

    “在这方天地,儒释道三家分庭抗礼。”

    “儒家讲天理、道家讲论道、佛家讲如法。”

    “儒家讲入世、道家讲出世、佛家讲救世。”

    “儒家讲天命、道家讲自然、佛家讲解脱。”

    “儒家如粮店、道家如药店、佛家如杂货店。”

    “儒家求君子、道家求逍遥、佛家求自在。”

    “儒家弃小人、道家弃造作、佛家弃烦恼。”

    “儒家表现于礼、道家表现于真、佛家表现于戒。”

    “儒家执于境、道家执于心、佛家心境双亡。”

    “佛家谈出世入世,“出世”便是遁入空门、清心寡欲、万世皆空,“入世”便是步入凡尘、宣扬佛法。”

    “小乘佛法讲求出世,出世追求的是脱离凡世间的困扰和诱惑,寻找寂静清幽之所,静心修行而达到高超的境界。”

    “出世要求修行者去除一切杂念,舍弃身外之物,物我两忘,身外无我,我亦非我,无我无常,出世的终极目标在于渡己,即追求自身的解脱。”

    “与小乘佛法相反,大乘佛法讲求入世,通过入世修行,教化大众以求正果。”

    “小乘佛法和大乘佛法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不同呢?”

    “这主要是由于二者在人性是善是恶这个问题上的分歧所导致的,小乘佛法认为,人性本恶,只有很少的人能够“悟”,通过离开罪恶的尘世进行修行才可以祛除恶根,成就善果,这是一种悲观消极的态度。”

    “大乘佛法认为,人性本善,只是世间充满苦难,迷失了众生的本性,可以通过渡化,劝人行善,让众生摆脱苦难,苦海无边,回头是岸,涅槃成正果。”

    “所谓一切众生皆具佛性,皆可成佛,代表了一种乐观积极的态度。可以说,出世在渡己,入世在渡人。”

    说到这里,陆凤秋停顿一下。

    许仙听的如痴如醉,他虽然看过了前世,但今生对于佛法的理解也就是普通人的层次。

    这听到陆凤秋如此详细的讲解大乘佛法与小乘佛法的区别。

    许仙都有一种恍惚感,恍惚又回到了大雷音寺,仿佛自己眼前的讲道者又变成了如来。

    然而,雨还在下。

    许仙从梦幻中醒来,他看的清楚,眼前的讲道人,并非如来佛祖,而是天尊。

    许仙揖手道:“想不到师尊对佛法亦是如此精通。”

    陆凤秋笑了笑,道:“正是因为知晓百家之道,才能明白自己之道。”

    许仙闻言,若有所思。

    陆凤秋看了看许仙的状态,又看了看白素贞、小青、还有鹿小花的状态。

    白素贞虽然不如许仙那般痴迷,但也是专心听讲。

    小青和鹿小花便不同了。

    这二人耐不住性子。

    小青都忍不住在打哈欠。

    鹿小花更绝,直接靠在那船舱一旁,打起了盹儿。

    这便是典型的修法不修道,不过让她们听这种大觉悟的道理,也是为难她们了。

    这世上千人千性,教徒弟也要因材施教。

    陆凤秋倒是明白了,为何当初菩提祖师会收下孙猴子这个异类。

    排除其他缘由,想必传道授业的菩提祖师心里也想着将孙猴子教导成人吧。

    陆凤秋也没有敲打小青和鹿小花,而是继续说道:“出世也好,入世也罢,一个人生在世上,若只是一味的出世,一味的冷眼旁观,一味的看不惯,一味的高高在上,一味的不食人间烟火,而不想去做一点实际的,入世的事情,到头来也是“闲白了少年头”。”

    “在大部分人看来,儒家主张入世,佛家,道家主张出世,其实也不尽然。”

    “就拿道家庄子的思想来说吧,又何尝不是入世呢?”

    “唯有能否定,才有大肯定,只有丢掉那些微不足道的小事,才能集中精力于真正有价值的大事。”

    “他的心是冰冷的,因为他的心已是白热化了。“

    “为了深入这个世界,必须先走出这个世界,这就是道家的本色。”

    “很多修道之人常常在问道究竟是什么,什么才是自己的道。”

    “但很多人问了千百遍,亦不能明白自己的道心。”

    “所以,很多人纵使法术高强,也无法真正的入道,得道。”

    “那么,什么是道呢?”

    这时,陆凤秋又停了下来,看向白素贞和许仙。

    “汉文,你可明白,什么是自己道?”

    “素贞,你又可明白,自己的道在何方?”

    白素贞是彻底的迷惘了。

    她修行一千多年,只为证道归真,位列仙班。

    你可以将这看做是一种毕生的追求,理想,目标。

    就好像一个人从小立志,长大后想要成为一个集团的CEO,或者是想成为科学家,或者说是想成为一位又会说又会唱又会跳的RAP选手。

    然而,你为什么要去成为这样的一个人呢?

    白素贞在内心深处问着自己。

    或许是出于生命的本能,无论是人还是妖,都想长生不老。

    而能位列仙班,无异于便是能长生不老。

    可是,这和自己的道似乎又不沾半点关系。

    “什么才是自己的道呢?”

    白素贞是彻底迷糊了。

    一个人有老师和没老师的区别就在这里。

    若是让白素贞自己去修行,恐怕很久以后才会想到这样的问题。

    陆凤秋为什么要问白素贞这样的问题,因为在他看来,白素贞之所以差一步证道归真,便是因为她根本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证道归真。

    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去孜孜不倦的去追求位列仙班。

    这就是不懂道心,不明道心。

    所以,她才会历劫。

    人间的修行者,为什么有的人能在短短数十年之内,便能得道,便是因为人家明白了什么是自己的道。

    道法,道法。

    不明道,只修法,终究是空中楼阁。

    纵使有千般法术,万般神通,也终究只是一个徒有其表的莽夫。

    许仙亦和白素贞一般,不太能明白自己的道。

    或许,他只是在看到前世之后,想要搬走身上的那座山。

    或许,他只是想了结和白素贞的这段因果。

    许仙也很迷茫。

    这时,许仙和白素贞同时朝着陆凤秋揖手道:“请师尊指点!”

    ……

    就在许仙和白素贞因为自己的道心不明而困惑的时候。

    在金山寺的法海,也有着同样的困惑。

    法海依旧坐在佛堂里面。

    只是昔日的金身大佛身上已经有了斑驳痕迹。

    佛身上有了尘埃,有了斑驳,这说明佛祖对自己的做法很不满意。

    法海很明白这一点。

    但是,法海不明白,为什么佛祖会对自己的做法很不满意。

    难道他哪里做错了?

    难道他不应该接受天尊的金丹?

    可是,天尊是来解怨的。

    佛家讲究与人为善,冤家宜解不宜结。

    更何况,那颗金丹本就该是属于我法海啊。

    法海双手合十,仰头看着那金身佛祖,轻声问道:“佛祖啊,佛祖,您可不可以告诉小僧,小僧到底哪里错了!”

    哗啦啦!

    金身佛像上的金漆,又在掉落,不停的掉落。

    法海闭合的双手忍不住颤抖。

    “难道,就因为小僧收了金丹?佛祖便要降罪于小僧!”

    “小僧不明白!”

    法海还在说话。

    金身佛像上的金漆,不停的掉,到了最后,甚至佛堂都开始摇晃!

    佛像都要有倾斜坠倒之势。

    法海脚下的大地都要龟裂!

    法海的额头满是汗水,他的脖颈上挂着一串佛珠,佛珠又被他套在双手之上。

    法海眉头紧蹙,双眼紧闭,双手合十。

    最后,法海噗的喷出一口鲜血。

    法海睁开了眼。

    他抬头看向那已经掉了只有半面金身的佛祖像,欠身道:“佛祖认为小僧错了,可是小僧认为小僧并没有错。”

    “小僧修的是佛祖的法,今日佛祖降罪于小僧,小僧没有怨言。”

    “小僧走了,小僧要去世间走一遭,小僧要去看一看小僧的佛心是否还算坚韧。”

    说罢,法海朝着如来金身再躬身一拜,然后毅然决然的踏出了佛堂的大门。

    这一刻,法海的身上有着血与水,脸上却满是刚毅(参照青蛇中赵文卓的脸)。

    天上的云,有些阴沉,阳光躲在了云后。

    法海看着天边的某一处,那里似乎有七彩祥云。

    ……

    西湖水上,轻舟依旧。

    陆凤秋看着两个诚心求道的弟子,微微笑道:“曾经有一个人也问过本尊同样的问题。”

    “他也问本尊,什么是道。”

    “那时,本尊回他,道便是天人共存、阴阳共济。”

    “然而,若是今日的他再问本尊,本尊会回他,道便是做好一个人。”

    “做一个自尊自强自立自爱自信的人。”

    此时,陆凤秋的身上充满了智慧的光辉。

    雨水渐渐的停歇了,天上的阴云渐渐的退去。

    雨后初晴,七彩霞光透过云层落了下来。

    许仙和白素贞看着陆凤秋,只觉陆凤秋的身影突然无比高大,他们有一种在浩瀚的岁月面前聆听仙音的感觉。

    下一刻,鹿小花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道:“咦?雨停了?太阳出来了!”

    “我要钓鱼去,今天晚上吃鱼!”

    陆凤秋闻言,哈哈一笑,朝着许仙和白素贞拂手道。

    “好了,今日的课,便讲到这里吧。”

    许仙和白素贞对视一眼,小青如梦初醒。

    许仙和白素贞朝着陆凤秋躬身作揖,小青见状,急忙跟上。

    陆凤秋看了一眼白素贞和小青,道:“你二人入本尊门下也有些日子,本尊今日与你三人讲道。“

    “今日一课,便说一说佛与道。”

    许仙闻言,若有所思。

    陆凤秋笑道:“今日,为师便来教你第一课。”

    说着,陆凤秋大手一挥,某种禁锢被打开。

    白素贞和小青都有些奇怪的看着许仙,虽然刚才她们没有听到陆凤秋和许仙的对话,但是却是能看到许仙的动作。

    若是刚才她们没看错的话,许仙应该是拜了天尊为师。

金福彩票    鹿小花是最明白陆凤秋心思的,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

    很久以前,他修的是佛法,是如来的佛法。

    从今而后,他修的是道法,是自己的道,法可是别人的,但道一定得是自己的。

金福彩票    “人心终究是思变呐,越是智慧者越是求变,一条路走到了尽头,既然能有重来一次的机会,为何不能求变呢?”

    “你们三个也来听一听。”

    船舱内的三人,白素贞、小青、鹿小花听到这话,赶紧掀开了帘子。

    许仙脑海之中多了一些法门,他朝着陆凤秋作揖道:“多谢师尊传法。”

    陆凤秋笑道:“法可传,然道难授。”

    也能让许仙洗去身上的浊气。

    去浊气留清气,许仙便正是踏上了修行路。

    但真到了这个时候,他却觉得自己在做的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

    此时,许仙仰望陆凤秋,一如当初舍利子仰望如来一般。

    陆凤秋将许仙扶了起来。

    许仙看着眼前跪倒在他面前的许仙,不由暗自感慨。

    他并没有撬了如来墙角的喜悦,起初,他或许是想以牙还牙,毕竟如来是在撬他的墙角。

    歌谣从何处传出,不重要。

    重要的是,这雨还在下。

    下雨也是一种神通,雨水能洗涤心灵,能洗去人心中尘埃,能洗去人心中污垢。

阅读诸天执道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cn-gyok.com)



随机推荐:我在末日捡属性重生法海重生1991网游之我有十倍攻速绝地求生之升级狂人重生在民政局门口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
甘肃快三-主页 彩福彩票-主页 全明星彩票-主页 威尼斯人官网-主页 北京快三-主页 体彩屋-主页 甘肃快三-主页 中国福彩网 -主页 500彩票-主页 十分PK拾-主页